详细信息

延安保卫战期间的“双拥”故事

访问人数:572  作者:办公室编辑上传  来源:《中国双拥》杂志  录入时间:2015年06月18日

今年313日,是延安保卫战正式开打68周年的纪念日。关于当年延安军民在浴血保卫革命圣地期间积极开展双拥活动的故事,引起了笔者的兴趣。


一个老班长发起的“替群众管家”运动

1947314,延安附近枪炮齐鸣。面对胡宗南指挥的23万国民党部队的猖狂进攻,我西北野战军一纵三五八旅根据彭德怀总司令的命令,主动撤出了延安,来到了安塞。自从我党中央进驻延安13年来,安塞的老百姓过惯了“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和平生活,一听说国民党“胡匪军”要来,不免有些慌乱,见了解放军就埋怨:“为什么不给我们挡一挡啊!”三五八旅七一六团二营五连的班长王云才听到老乡这话之后,就主动上去向老乡们解释:我们撤出延安,是为了让敌人背上包袱,以便消灭它。他动员群众坚壁清野,并带领全班战士帮助群众埋东西。他看见附近一些老乡走时匆忙没圈好牲畜,便带着全班,连夜提着马灯,把那些逃出来的牲畜统统赶回圈里,并且挨家挨户帮老乡圈好猪、羊、牛和鸡。宿营时,他在班务会上说:“我们看到老乡财产受损失,心里很难过。我想,在老乡不在家的时候,我们应该替群众经营家务,替老乡保管好财物。”班里的同志都同意他的建议,他们就订了一份“替群众管家的爱民公约”。

时任三五八旅政委的余秋里习惯性地到一线连队“转悠”时,听到了王云才的事迹,他把这件事看得同应对敌人的进攻一样重要,他说:在敌人进犯、人民生命财产的危急时刻,王云才提出了“替群众管家”,他对人民的感情多么淳朴、深厚!他的行为又是多么坚定、自觉!余秋里当即向旅长黄新亭和旅党委的其他委员通报了这件事,要求全旅官兵展开“学习王云才,替群众管家”的活动。事情很快被一纵司令员张宗逊、政委廖汉生知道了,立即要纵队司令部下命令通知全纵队官兵都来“学习王云才,帮延安人民看好家”,尽最大努力减少战争给延安群众带来的损失。作为西北野战军的两大主力部队之一,一纵部队在保卫延安战役中如此精心尽意地帮助群众看家护院,成为延安地方志上一段影响深远的“千古明鉴”。而王云才本人在受到上级表彰之后更加严以律己。班里新补进一个刚解放入伍的战士,吃饭时碗中有老百姓的干白菜,他立即追问是哪儿来的?战士说是从老乡的房檐上拿的,他教育了这个战士,并立即向老乡道歉、作了赔偿。营里召开军人大会,要王云才讲话,他说:“我们班替群众管家,今后还要做好三件事:一、行军时不踏青苗;二、吃饭时不抛撒粮食;三、向群众做好宣传工作。”这些要求提出以后,进一步丰富了“替群众管家”的内容。

余秋里后来在回忆录中强调说:“‘替群众管家’运动,是我军在内线作战的条件下,加强军民关系的一种新形式。它随着战斗进程的变化而不断丰富和发展,对密切军民关系,提高部队素质,增强部队战斗力都起了重要作用。从开展‘替群众管家’运动以后,全旅指战员都自觉地把群众的家当成自己的家,自觉爱护群众的一针一线、一砖一瓦。房子破了的修好,院子墙塌了的垒齐,猪归圈、羊上栏、鸡鸭关回窝,屋里屋外收拾得整整齐齐,把部队住过的家家户户,都管理得井井有条。部队行军作战,尽量少用向导和民夫;利用战斗间隙,用部队的骡马驮运粮食和其他物品,尽量不用或少用群众的牲畜。以后,在北上三边穿越苦水沙漠时,宁愿自己饿着肚子,或杀军马充饥,也不动群众家的粮食。在宜川、瓦子街战役期间,尽管战斗很激烈,指战员的体力消耗很大,但是,为了帮助边区人民度过灾荒,指战员每人每天从口粮中省下一两粮食,支援边区人民群众。”

在延安地方志上,同时有一段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记载:1947319日凌晨,胡宗南的整编第一师大摇大摆地“攻”进了延安城。那些失去约束的国民党官兵初进这座大名鼎鼎的红色首都时,谁不想抱个“金娃娃”?可一进城,看到不论机关、店铺或是居民住户,所有门上都挂着一把大锁,锁上贴着封条,写着“不许乱动家具”“我们还要回来”。有的整面大墙壁上也用石灰水刷着巨幅标语。“战绩”在哪里?“金娃娃”又在哪里?他们开始大撒其野,烧、砸、抢、掠,不知道如何发泄才好。当年《晋察冀日报》有一篇《民主圣地延安变成人间地狱》报道中记录:“胡军纪律败坏已极,群众呼为‘败军’。延安北门外大砭沟至联防司令部一带民房全部拆毁,用木料去修工事,土墙推倒,锅碗等掷于路旁或山下。延安县南二区二乡一个村统计,被胡军抢去的牛驴60余头,羊100余只,猪、鸡不计其数。胡军经过,不论柴草门窗,见着即烧火,许多村庄房屋成空窑。胡军奸淫之风极盛,延安总部旧址王家坪一带妇女大部被奸……”


最让彭德怀感叹不已的是陕北老乡的“舍命拥军”

我西北野战军“学习王云才,替群众管家”活动的丰硕成果和国民党进犯延安后的暴行,激发了延安各界群众拥护解放军、打败蒋匪军的参战热忱和积极性。我军部队有时缺粮断水,人民群众就把自己仅有的救命粮、救命水送给干部战士,自己心甘情愿地忍受饥渴的煎熬;我军主力部队伏击、阻击敌人,广大群众严密封锁消息,使敌人变成了聋子瞎子;战斗最激烈的时刻,上阵地抬担架的民工也拿起刺刀、手榴弹和敌人拼搏。仅在青化砭、羊马河、蟠龙战斗期间,陕北人民为送粮食、弹药就出动了1.5万人和1万多头牲口,有5万多人抬担架运送伤员。只有3万多人口的吴堡县,一次就征集了一个营的新兵补充了部队。

在转战陇东,粉碎胡、马军对我西北野战军主力部队合击的危急时刻,广大群众给我军部队带路,帮助掉队人员通过封锁线,掩护我军伤员转移,护送伤员归队等等。当时为了摆脱敌人,突破包围,我军曾四天四夜连续战斗和行军。为了使伤势较重的同志能得到应有的休息和治疗,曾把他们寄养在群众家中。群众把伤员隐蔽起来,给他们送饭,为他们治伤,伤好后又护送他们回解放区。七一四团教导队指导员陈昆在一户群众家养伤,为了防止被敌军发现,房东特地把刚生孩子的女儿接来住在外屋,并挂上红布条,表示屋内有女人生小孩,禁止生人入内。陈昆伤愈后,老乡又帮助他化装成老百姓,送他返回了部队。陈昆谈到这件事时十分动情地说:“我们是人民的子弟,人民是我们的爹娘。越是在危难时刻,这种骨肉情越表现得充分。我这条命就是老乡帮我捡回来的。”

余秋里在回忆录中谈到,那次“在青化砭设伏,我军6个旅2万多人,由于群众对敌人严格保密,敌人像瞎子、聋子一样毫无察觉。战后我们听说敌人在拐峁附近的姚杏子抓住一位老汉,追问附近有没有解放军,老汉硬是不说。敌人就把他吊起来拷打,用刺刀抵住胸口逼问,老汉还是不说。要是老汉对我军有二心,只要露出一点消息,我们就伏击不成,就不能取得歼敌一个旅的胜利。”

彭德怀后来在向中央汇报保卫延安的经验时,讲得最多的是“陕北的群众好!”有一次,他语重心长地说:群众工作是很重要的政治工作。树离开土是死树,鱼离开水是死鱼。没有陕北人民群众的支援,没有我军干部战士的前仆后继,我们西北野战军2万多人怎么能打败胡宗南的23万人呢?


追歼延安逃敌中的爱民佳话

在延安人民的全力支持下,从19473月到5月,我西北野战军经过青化砭、羊马河、蟠龙镇3个战役,共歼灭胡宗南的主力部队1.4万余人。随后发起的延(川)清(涧)战役和宜川、瓦子街攻城打援战役,西北野战军连战连捷。19484月中旬,西北野战军展开了大反攻,胡宗南急令所部放弃延安,向南逃窜。我西北野战军在追歼延安逃敌的战斗中,继续开展“学习王云才”活动,严格执行党的城市政策、民族政策,创造了更多的爱民佳话。其中最突出的是一纵七一五团一营三连五班。宜川战役前,全班在战斗计划中提出:开展“五好运动”,即“思想觉悟好、作战勇敢好、讲究战术好、团结互助好、执行纪律好。”实行“三个不拿”,即不拿钱财、食品、衣物。小寺庄阻援战斗打响后,敌三十一旅九十一团狼狈逃窜,衣服财物遗弃如山。在追击中,一个战士因为饥饿,拿了点白面。班长李钧看见了,立即制止。战斗结束后,他们按照一切缴获要归公的命令,上缴了拾来的全部武器弹药,受到了上级的表扬。

李钧班十分重视用实际行动教育新战士,使遵守纪律的优良传统,一代代传下去。我军攻占宜君后,这个班担任电报局、邮局和商会的警戒任务。在商会,一个在瓦子街解放入伍的新战士,从门缝里看见屋内有很多香烟、绸缎、被子、衣服、鞋袜,还有不少馒头和菜,十分诱人,就向班长提出:“咱们把门扭开,找些衬衣穿吧!”李钧不同意。他以为李钧是怕别人看见,又说:“咱们从窗户进去,谁也不知道。”李钧耐心地向他解释:“你是新同志,不知道咱们的纪律,一切缴获都要归公的。”这个战士惊奇地说:“哎呀!国民党那边,官弄一回,兵搜一回。见到老百姓的好东西,拿起就走。这里都是有钱人的东西,拿一点怕什么?”李钧又耐心地解释:“我们和国民党根本不同,国民党是压迫剥削人民的,见老百姓的东西就抢;我们是人民的军队,一切缴获归公,统一分配,减轻人民的负担,有的东西还要分给贫苦的老百姓。”

在追歼延安逃敌的战斗中,我军官兵始终模范执行党的政策,不惊民,不扰民,秋毫无犯,深受新解放区人民的拥护和热爱,极大地提高了我党我军的声望,扩大了政治影响,为扩展延安保卫战的成果,全歼胡宗南的残余军力创造了根本条件。

粤ICP备16076978号